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方式
本站首页 佛学文章 下载中心 地藏图库 佛学影视 在线礼佛 念 佛 堂 修学日历 读经仪轨 地藏建站
 
地藏莲社 》》欢迎您! - dizh>>佛学文章>>学习园地>>法师禅语>>永嘉大师证道歌浅释——宣化上人讲述
永嘉大师证道歌浅释——宣化上人讲述 (5)
2008年01月02日11:48文章来源:地藏莲社作者:佚名访问次数:1853 字体: 繁體

真不立。妄本空。有无俱遣不空空。

二十空门元不著。一性如来体自同。

    众生迷真逐妄,认贼作子,染苦为乐,以为在世上欺骗人,或刻薄悭吝,是占了便宜,其实是吃大亏。你看那些做鸡、鸭、牛、马,尤其是做猪的,多可怜呀!为甚么?就因为他们一天到晚迷真逐妄,染苦为乐,认贼作子,一天到晚想占便宜,甚至到道场上也想得到便宜。我们到道场里要拥护道场,要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量力而为,不能跑到道场里,尽想得到利益,自己一点力都不出,一点心也不发,这样子将来就做牛、马、猪、鸡、鸭去还债。尤其是跑到道场专

    门想得到甚么,到了道场还贪,还处处算怎样能找到便宜,将来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 ‘真不立。妄本空':其实真也不立,妄也本空,可是你就是把真迷了,去找妄。本来真没有,妄也没有,可是你就是认贼作子,染苦为乐,以为是占便宜,其实真的吃了大亏。对人也是这样,交朋友也想在朋友上得到利益好处,利益自己,这样将来都是很危险的,这都是错因果的地方。

    ‘有无俱遣不空空':有和没有本来都不应该要,丢了它,也不落于空,也不落于有,也不落于无,不空也要丢了它。

    ‘二十空门元不著':二十空门本来只是名词而已,不但二十个不需要著住,连一个空也不需要著住。二十空:内空、外空、内外空、空空、大空、小空、胜义空、有为空、无为空、毕竟空、无际空、散空、无变异空、本性空、自相空、共相空、一切法空、不可得空、无性空、自性空。这二十空门都不执著,连空也不空了,把一切一切都不执著了。

    ‘一性如来体自同':我们都具足如来藏性,和佛那个性是无二无别的,本体是和佛一样的,不过佛是已成的佛,他修成了;我们是未成的佛,因为未修,所以我们若明白修的法,我们和佛是无二无别的。我们怎么修呢?首先不要迷真逐妄,不要认贼作子,不要染苦为乐。

心是根。法是尘。两种犹如镜上痕。

痕垢尽除光始现。心法双忘性即真。

    六根—眼耳鼻舌身意,属内的是内空;六尘—色声香味触法,属外的是外空。眼不为色尘所转,耳不为声尘所转,鼻不为香尘所转,舌不为味尘所转,身不为触尘所转,意不为法尘所转,本来这都是假名词,没有一个实体,内里眼耳鼻舌身意皆空了,外边色声香味触法也没有了,也空了,只有假名,都无实义,这是六根空了,六尘也空了,由根尘引起的六识—眼识、耳识、鼻识、舌识、身识、意识也不存在,都是代名词,但有言说,都无实义,假名词而已。我们若把这些都不执著了,便不会眼睛观色,耳朵听声,鼻嗅香,舌尝味,身觉触,意缘法,这些问题都没有了,所以内外都空。

    六根、六尘、六识既然都空了,那么又有大空—大乘法也空;小空—小乘法也空。把空的法也空了,法相空了,连空也空了。空也空了,叫法相空,胜义也空,一切都空了。你能把这个空了,所以就没有执著,扫一切法,离一切相,没有我执,也没有法执,人也空了,法也空了。没有执著,就是无论有多少个空,也都是名词。连空也空了,那怎么还会有二十空呢?所以元不著,就是不执著。

    ‘心是根。法是尘':心是属于根,法是属于尘,根、尘都没有了,都不执著了。

    ‘两种犹如镜上痕':这两个好像镜子上面的灰尘,镜上的本体是光明的,像我们的佛性是光明的;心和法,根和尘相对,就好像镜子上面有尘土,有了痕迹,所以犹如镜上痕。

    ‘痕垢尽除光始现':你要是把这个尘都除掉了,肮脏的东西都擦去了,光就露出来。

    ‘心法双忘性即真':你也不执著心的根,也不执著法的尘,根尘都空了,所以自己本有的佛性,就好像镜子的光明露出来,大圆镜智也现出来了。

嗟末法。恶时世。众生福薄难调制。

去圣远兮邪见深。魔强法弱多怨害。

闻说如来顿教门。恨不灭除令瓦碎。

    ‘嗟末法':嗟是叹息词。唉叹,无可奈何,叹口气:‘唉!末法时代,真不容易弘扬佛法呀!'

    ‘恶时世':这个时候是很恶的,有很多在佛教里的人,吃佛教的饭,向佛教的饭锅来大便。所谓‘狮子身中虫。自食狮子肉。'就是在佛教里破坏佛教,又说佛教这样不好啦,又说佛教那样对不起他。好像上次万佛圣城十周年纪念,从洛杉矶就有来这样的居士,居然说我们要钱多,菜饭不好,又说住的地方怎样怎样,这些人到这里不但不拥护道场,反而还想尽办法来破坏道场。你们各位要知道,万佛圣城是刚成立,成立这个万佛圣城,是在千辛万苦里建立起来的。到今天为止,它的本身非常脆弱,就等于一个人健康还都不够,因为穷日子过惯了,所以谈不到健康。你们到了万佛圣城,应该拥护万佛圣城,出一分力量,有很多居士到万佛圣城,就拿万佛圣城的工作,当自己的工作来做,负起责任,很热心的;有的到这儿,居然专门找麻烦,专门批评万佛圣城,怎么样对不起他,专门捣乱。专门捣乱的这一类人,根本不是佛教徒,可以说是魔子魔孙,魔在那儿支持他,叫他到道场里捣乱。

    你走遍全世界,也没有那一个地方的出家人是吃一餐的。最修行最有道行的都是吃二餐,吃早餐和中餐。没有那个地方像万佛圣城那样,一天到晚,人人都做自己应做的工作,不懈怠、不休息地弘扬佛法,在那儿埋头苦干。万佛圣城新成立,时时都需要你们的支持,你们到万佛圣城应拿出自己的力量,拿出自己的精神来支持万佛圣城才对,居然有人到万佛圣城来找便宜,你说这种人可不可怜?谁是这样子呢?谁想要到万佛圣城来找便宜,谁就是这个样子,所以大家有过则改,无则嘉勉之。

   以后记得不要跑到道场里调皮、捣蛋、讲是讲非,弄得人心不安,这样的人自己应该知道惭愧,既然不护道场,还专门错因果,来破坏道场,这就是末法,就是恶时世。

    ‘众生福薄难调制':现在众生都没有福,不晓得种福,到了庙上还是做了很多令大家麻烦的事,你们想想这样的人,我还要他做皈依弟子吗?我不怕人破坏,可是,这是你们自己种做牛、做马、做猪、做鸡、做鸭之因。你看猪为甚么做猪?就因为到各处找便宜,一天到晚专门想吃人家的,不吃自己的,所以就做猪了,天天有人给它东西吃,可是吃肥之后,就会被人杀了吃肉,你看这到底是吃亏还是占便宜?你们大家要对这一类的人深恶痛绝,不要和他做朋友,你们谁和他来往,都会沾上一股猪的味道,我对大家说这话是用最慈悲心来告诉大家,不然,大家迷迷糊糊的以为好得意,这是不行的。难调制,就是不容易教化,你教他不要错因果,他偏要错因果给你看一看。

    ‘去圣远兮邪见深':为甚么这样?就因为去佛已远,所以邪知邪见太深。

    ‘魔强法弱多怨害':在末法时期是魔强盛,你看看林某、卢某不知其内幕,其实都在那儿种地狱之因,他们自己还不知道,将来受果报时,后悔已晚。

    各位要注意这点,我不能不对你们说真话,提醒你们,我要是不说真话,你们到地狱时说:‘师父,你明明知道也不告诉我一声,我今天到地狱来,怎么办?'那时我也没有办法,所谓爱莫能助。

    现在邪魔鬼怪、天魔外道很盛行,他们的眷属也多,拥护的人也多;真有道的都是不受欢迎,拥护的人不多。为甚么呢?世间真的少,假的多;好的少,坏的多,这种哲理你们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好像林某,去听他讲道一次,就要付二百元(美金),我们金轮圣寺连二元都不收,但是没人来,这世界就是认假不认真。你若骗他,他就高兴得不得了;若不骗他,他觉得一点也没意思,讲来讲去,叫人去贪嗔痴,讲来讲去都是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、不争、不贪、不求、不自私、不自利、不打妄语。这我全都明白得不得了,听你那一套干甚么?你明白是明白了,可是你没有做到呢!你没有做到,我就不能不说,等你做到了,我也不需要说了。所以说:‘嗟末法。恶时世。众生福薄难调制。'因为众生都没有福,都想种下地狱的因,不想栽培菩提果。‘去圣远兮邪见深',正法已经过去了,距离佛在世,更为遥远,众生习染邪见很深,难于拔除。‘魔强法弱多怨害',他还想法子把正的、真的毁灭,变个方法来毁灭。

    ‘闻说如来顿教门':听说佛立地成佛,见性成佛的法门,顿教的法门。

    ‘恨不灭除令瓦碎':就好像仇敌似的,一定要把正法毁灭,变个方法说它不对,变个方法来毁谤它,令它好像一块瓦被打碎似的,然后他心里就高兴了。

作在心。殃在身。不须怨诉更尤人。

欲得不招无间业。莫谤如来正法轮。

    ‘作在心。殃在身':你心里造业,将来受果报,做牛、马、猪、鸡、鸭等来还报。

    ‘不须怨诉更尤人':你看鸡一叫就叫‘过大!过大!'受果报时,不要怨天尤人,不要各处去叫人同情。

    ‘欲得不招无间业':你想要不堕落无间地狱—

    ‘莫谤如来正法轮':不要毁谤三宝,不要毁谤佛正法的道场,你毁谤佛正法的道场,将来一定堕地狱。

栴檀林。无杂树。郁密森沈师子住。

境静林间独自游。走兽飞禽皆远去。

    ‘栴檀林':牛头栴檀是香里最香的,点著一枝这种香,可以香遍四十里,所以这种香是一种宝香。这种香的树也是非常名贵的树,这名贵的树林里边所住的也是出乎其类,拔乎其萃的—是狮子。

   ‘无杂树':就是没有其他的树。

   ‘郁密森沈师子住':这里面树叶很茂密,所以狮子便在这里住下来,外面也不容易看到。

   ‘境静林间独自游':狮子在寂静的栴檀林里常常各处游走。

   ‘走兽飞禽皆远去':它走到之处,其他的走兽、飞禽都畏其威而远去。

    这栴檀林就是贤圣僧所住的一个殊胜的境地,这里灵气是非常盛的,所以郁密森沈。因为灵气盛,所以这里就出了法门的龙象,有如狮子一样,这法门龙象是在最殊胜用功办道的丛林里住,不用功办道的人,就不能住在那儿,也到不了那儿。因为没有道心,在那儿住也觉得不自在,就好像有道心的人,能在万佛圣城留下来;没有道心的人,在万佛圣城是住不住的。万佛圣城是给想要真正修行的人停留的,所以其余的天魔外道都不能存在,纵使在那儿住一阵子,终究也要离开。

    修道—向上一法,就犹如栴檀那么香,是非常稀有。能在这种殊胜的道场修行,都不是在一佛、二佛、三、四、五佛而种善根,而是在无量百千万亿佛所种 下的善根,所以能到万佛圣城来用功修行,弘扬佛法,若是邪魔外道就会畏惧而远离,不敢再来了。所以有人说:到万佛圣城只吃一餐,就不敢去了。所以这十多年来,万佛圣城犹如在沙里澄金,慢慢地澄出用功修行的人,这速度不是那么快的。

师子儿。众随后。三岁便能大哮吼。

若是野干逐法王。百年妖怪虚开口。

    ‘师子儿。众随后':师子儿,虽然是小狮子,可是它有威风,一出生,百兽都被它的威风所降摄;所以无论甚么兽类,都是在它后面走,所以说众随后。

    ‘三岁便能大哮吼':狮子虽然年纪轻,三岁时就能大声吼哮,它这一吼,百兽都惊惧。它是无所畏的,甚么禽兽都不怕,所以说:‘师子吼。无畏说。百兽闻之皆脑裂。香象奔波失却威。天龙寂听生欣悦。'它一吼,能摄伏一切禽兽。

    ‘若是野干逐法王':野干类似狐狸,很狡猾,不守规矩,野干虽然有它的本领,但如妖怪一样。

    ‘百年妖怪虚开口':不是大乘根性的人,追随法王,只是百年之妖怪,虚自开口,绝无其他的技能。

圆顿教。没人情。有疑不决直须争。

不是山僧逞人我。修行恐落断常坑。

     修行诸法中,向上一法是禅宗的心地法门,向上一法是只向上走,不向后退。

    ‘圆顿教':圆是圆满;顿是立刻开悟。《法华经》所讲是圆教,顿教是立地成佛的法门,所以叫顿悟。

    ‘没人情':在圆顿教里,没有人情可讲的,不讲人情面子,不讲循私,不讲任何虚伪的话,句句都是实实在在的,一切都没  有人情可说,也没有甚么面子可谈。

   ‘有疑不决直须争':有甚么怀疑,不明白的地方,不妨大家辩论、讨论一下,把真理显露出来。争是辩论,用理来辩,是争理,而不是争是争非,不是一般世俗之争。

    ‘不是山僧逞人我':不是我这个住山的和尚想来争强论胜,想要我自己胜利,旁人就输了,不是这个。不是争是、争非、争强、争胜,那为甚么呢?

    ‘修行恐落断常坑':修行要行中道,修了义的法门,不要修不了义的法门。不要执著断灭相,也不要执著常住相,你执断就落于空,执常就落于有,著空、著有都是边见,都是二边,不是中道。所以我们要是堕落邪见,执断、执常,就好像跑到坑里,不容易出来。

    今天我要和各位说几句话,学佛法必须要把它看重,不要随声附和,不要凑热闹。在道场里天天讲经说法,各位要在百忙中来听经闻法,不要等我来,你们才来;我走了,你们也走了。金轮圣寺在洛杉矶是个法轮常转的道场、这转法轮是常转,不是一个礼拜转一天,休息六天。我们金轮圣寺天天都研究佛法,就像在法水里泡,泡的时间久了,自然而然就懂佛法了。你要把研究佛法的事,比去找钱、找饭吃,看得更重。你若没有法食,那你慧命里便饥饿得不得了,你想给肉体安乐、自在、舒服,找钱来养它,这不过是皮毛的事,要内在真正的不饥饿、不贫穷,那才算。

    你若不明白佛法,单单皈依,等我来,你就来;等我走,你也走,对佛教一点责任也不负、这是得不到佛法的相应。我不愿说得到利益,说利益,又有贪心了。相应是你自己的感觉,你常常在法水里泡,自然能深入经藏,智慧如海,遇到甚么事情都能迎刃而解,不会那么烦恼,那么忧愁,也不会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坐也觉得不好,站也觉得不对,到处都觉得不好。你要是明白佛法,就觉得 "Everything is O.K.,No Problem."

非不非。是不是。差之毫厘失千里。

是则龙女顿成佛。非则善星生陷坠。

    ‘非不非。是不是':非也不一定是非,是也不一定是是,所以说非不非,是不是。

    ‘差之毫厘失千里':就在这境界上,你还是不能差,是就是是,非就是非,这个是非,你若差一点点,就背道而驰,与道就不相应。一开始差一点,等到归根究底的时候,就距离千里那么远,所以修道要明辨是非,要有大智慧。,

    ‘是则龙女顿成佛':女人本来不能成佛的,女人是五漏之身,有这五漏,是不容易修的,可是龙女用她的宝珠献给佛后,即刻就成佛,这就是对的。她能以舍她不能舍的,龙最舍不得的就是宝珠,她能以宝珠来供养佛。所以人做布施,要做真正的布施。甚么叫真正的布施?就是我们不能舍的,而把它舍了,就是真正布施。不能舍就不舍,等你能舍才肯舍,这不是真正布施,悭贪还在里面存在。龙女以她视若生命的宝珠献给佛,所以感应道交,即刻成佛。

    ‘非则善星生陷坠':你若做得不对,因果大错。从前有位善星比丘,因为错因果,所以生陷地狱,就在活著时陷入地狱。所以才说差一点,差到最后就错了。当初善星比丘也布施,但他没有舍他不能舍的,因为不舍,以后虽然做比丘,罪业还是来找他,所以活著堕地狱。活著怎么堕地狱?你看看现在世上常常有人怪病缠身,不好也不死,那些生了癌症、爱死病等奇奇怪怪的病,就等于在地狱里一样。你若不相信地狱,看看活人受罪就知道,那就好像在地狱里一样,等到了地狱受罪后才知道,那后悔就来不及了。

吾早年来积学问。亦曾讨疏寻经论。

分别名相不知休。入海算沙徒自困。

    ‘吾早年来积学问':这是永嘉大师说,我在早先也走了一些冤枉路,不知道怎么用功,对向上一法也不了解。在我很年轻时,就研究天台等经教,要充实自己的学问,读书来学习文字般若。

    ‘亦曾讨疏寻经论':那时候也学教典,讨论佛典的注疏,也分科判教,分五科十八教来下功夫,寻经论,经律论都研究过。在这时候学教,教有很多名词,教相术语,这种学问研究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 ‘分别名相不知休':我来分别种种名相,甚么五时八教,分藏、通、别、圆、顿、渐、秘密、不定。甚么经教是在华严时说的?甚么经教是在阿含时说的?甚么经教是在方等时说的?甚么经教是在般若时说的?甚么经教是在法华涅槃时说的?我学习这些名相,不知休止,没有止境地研究,执著到学无止境上面,所以天天都在埋头学习经教,这教相名词,犹如大海的沙那么多。你甚么时候能把大海里的沙数得清楚?没有办法能把海里的沙算清楚,学习经教名词也是一样。经教名词也像海里的沙一样那么多,所以你尽在这里用功夫,就好像—

    ‘入海算沙徒自困':好像到大海里,想把海里的沙算出个数目,那甚么时候也算不出来的。

却被如来苦诃责。数他珍宝有何益。

从来蹭蹬觉虚行。多年枉作风尘客。

    ‘却被如来苦诃责':那是因为在海里算沙这种工作,也可以说是愚痴到极点,对自性的向上一法没有一点关系,所以佛陀责怪、诃斥这种人。怎样诃斥?怎样责怪呢?说他—

   ‘数他珍宝有何益':这好比说食数宝,所谓‘终日数他宝。自无半钱分。于法不修行。其过亦如是。'你尽给人家数钱,在银行里天天给人数钱,数来数去都是旁人的,不是自己的。又像在饭馆里当跑堂,一天到晚说甚么菜好吃,只是说食,说食品的名词,替人数钱,有甚么益处?佛就这样诃斥,现在自己才觉悟知道。

    ‘从来蹭蹬觉虚行':从出家修行,不知修行向上一法,只知道在皮毛上用功夫,说食数宝,入海算沙,在这上面钻研,所以蹭蹬,把光阴空过了;虚行,没有价值地把生命都过去了,宝贵时间都过去了。

    ‘多年枉作风尘客':从出家修道以来,我很冤枉地在风尘里,仆仆风尘,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,这真是太可惜、太可怜了。风尘,就是忙忙碌碌,没有做出有用的事情。

    我们学佛的人听到这里,都应回光返照,永嘉大师研究经教特别专心,特别用功,也不到外面交际、连络、拉拢社会关系,也不攀缘,就在那儿专心一致研究经教,最后都觉得光阴空过了,他所说的话都是肺腑之言,金玉良言。

    我们研究佛法,有没有像永嘉大师研究经教那么专一呢?没有!这儿有天天讲经转法轮的道场,我们是不是天天来参加?护持这个转法轮的道场?我们是不是天天上班又下班,专门为了几个金钱做奴隶,为了一点生活就忙忙碌碌?我们是为法呢?为食呢?为利呢?这都要自己问一问。所以你们各位皈依我的弟子,我希望你们早日成佛,希望你们把世间上的事情放下一点,把时间省下来学习佛法,不要等我来你们就来,我不来你们就不来。

    有人说,离得太远,开车要三个钟头或两个钟头,要是两个钟头,在路上可以念佛、背经典,也可以温习你所学的佛法。到这儿听经闻法,是一个很稀有的机会,你现在到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道场天天讲经说法,不管有人听或没有人听,都讲经说法,为甚么这样?因为我们要把佛教转法轮的工作做好,尽到我们弘扬佛法的心。

    你们各位愿意学习佛法,不愿意学习佛法,那是你们自己的权利。虽然是你的权利,但你们若皈依三宝,就应该拿出力量,拿出时间来研究佛法,不要空闲时就休息睡觉。你多研究佛法,是你法身的食粮,能增加你的智慧,你就不会那么颠倒,这是很要紧的。

    我是对你们各位讲真话,你们要是天天都来听经,那我是欢迎的,听我十多年前讲的录音带,那时都是特别用功夫来讲的,你们没听过,应有始有终把它听一听。不要觉得这是很平常的,其实这是很难遭难遇,‘无上甚深微妙法。百千万劫难遭遇。我今见闻得受持。愿解如来真实义。'不要把光阴都空过了,少打一点麻将,少看电视,少充壳子,能把时间放在听经闻法上,是再好也不过了。

种性邪。错知解。不达如来圆顿制。

二乘精进没道心。外道聪明无智慧。

    ‘种性邪':这段文是说人的种子邪,就是他的根性不正。

    ‘错知解':所以知见也不会正。

    ‘不达如来圆顿制':圆顿制,圆,圆融无碍;顿,顿超三界。因为邪知邪见,所以不明白佛所说的法。这种邪知邪见的人,不懂这种道理,所以落于空、有二边,不是著于空,就是著于有,不明佛所说的都是圆融无碍,所以他错知解。

    ‘二乘精进没道心':二乘人(声闻、缘觉)精进,可是也不在中道上精进,不能发大乘心,做自了汉,所以没有真正上求佛道的思想,中道自画,得少为足,没有发大乘菩提道心。

    ‘外道聪明无智慧':有的外道也很聪明,可是是世智辩聪,都是在有漏上用功夫,不明白无漏的境界。

亦愚痴。亦小騃。空拳指上生实解。

执指为月枉施功。根境法中虚捏怪。

    ‘亦愚痴':这一类人也可以说是很愚痴的,也可以说少少有点智慧,因他没有真正的智慧,真正的聪明,所以说他愚痴,就是世智辩聪(八难之一)。

    ‘亦小騃':世间的智慧他有,出世的智慧则没有,因此他不明白中道了义。

    ‘空拳指上生实解':好像佛看见一个小孩就要坠落到井里,便对小孩说:‘快回来,我有一块糖给你吃。'他手指屈成拳,像拿著东西似的。本来手里没有糖,可是他想救小孩,就要设这个方便法门,这是权巧方便,可是愚痴的人就认真了,认为或者佛手里有糖,这是生实解。或者他知道没有糖,使说佛打妄语,这都是因为不明白方便法门。

    ‘执指为月枉施功':有人用指头指月亮,愚痴的人就以为手指头就是月,他不但不认识月亮,连自己的手指头都不认识了,所以执指为月枉施功。这样子,用功到甚么时候也不会有成就的,不会相应的。为甚么呢?他在—

    ‘根境法中虚捏怪':根,六根—眼耳鼻舌身意;境,外面的六尘界上—色声香味触法。在六根门中,六尘的境界上用功夫,这岂不是很奇怪吗?

不见一法即如来。方得名为观自在。

了即业障本来空。未了应须还夙债。

    ‘不见一法即如来':你若真是明白了,扫一切法,离一切相,不见有少法生,也不见有少法灭,忍可于心,这是得到无生法忍,一法都不立了,那还有甚么呢?所谓‘本来无一物。何处惹尘埃。'本来无一物就是一法不立,何处惹尘埃,那还有甚么麻烦?还有甚么问题?所以不见一法即如来,你要是明白一

    法不立,万念俱空—

    ‘方得名为观自在':这才真正的叫做观自在菩萨。因为你没有跑,你是做得主了,你没有向外驰求,你没有在六根门头上颠倒,所以才叫观自在。

    ‘了即业障本来空':你若明白了,真开悟了,这叫‘刹那灭却阿鼻业',阿鼻—无间地狱的罪,也都灭了;你若是不明白呢?

    ‘未了应须还夙债':你要是没有了悟的话,还要还你往昔所造的业,要去还债去。吃饭要还饭钱,穿衣要还衣钱,吃肉要还肉钱,喝血要还血钱,血债血还。你没有明白,就在六道轮回里转来转去,互相借贷,你借我的,等一等又要还;我借你的,等一等也要还,互相讨债还债。就拿吃肉来说,你吃的时候,觉得很好吃,等你还肉的时候,就觉得痛苦得很,一样的道理,所以未了应须还夙债。

饥逢王膳不能餐。病遇医王争得瘥。

在欲行禅知见力。火中生莲终不坏。

勇施犯重悟无生。早时成佛于今在。

    ‘饥逢王膳不能餐':这是说穷人虽然饿得很厉害,可是遇到国王的丰馔,却不敢吃了。

    ‘病遇医王争得瘥':病人又穷又病,却不敢相信医王给他的药,所以说他的病怎么会好?贫穷人看见那么好吃的东西,吓得不敢吃了,因为恐惧,也忘了饥饿,所以吃不下去;有病的人应该相信医生,现在遇到医王却不信,所以病也不会好。这就是说我们人人自性与佛同体,遇到大乘法,不相信大乘法,不敢学习大乘,那么法的饥饿也不能解除,自己不明白法的境界,怎能免除法的饥饿呢?根性愚痴—钝根,遇到大医王也不相信(这大医王就是佛),那八万四千种病又怎么会好?

   ‘在欲行禅知见力':欲是由无明生出来,也就是莫名其妙,不知道它怎么来的,可是你能够在染污中而仍然清净,这就是在欲行禅。‘但知无心于万物,何妨万物常围绕',你若真无心了,(这不能自己骗自己,没有到这程度,你说你无心了,你不要紧了,你超过了这个境界,这是掩耳盗铃。)你能在染污中仍然清净,这就是在欲行禅,好像傅大士、庞居士、鸠摩罗什法师,这都是在欲行禅知见力,他有一种定力,有一种真知灼见。

   ‘火中生莲终不坏':就好像火里生莲花,火里不能生莲,可是你在欲行禅就等于火里生莲一样,不可能的事情,你能做到;办不到的事情,你能忍,这都是火里生莲终不坏。

    ‘勇施犯重悟无生':以前有个比丘名勇施,他犯了很重的罪,可是他后来忏悔改过,所以—

    ‘平时成佛于今在':虽然他犯了重罪,但能真正忏悔,也一样可以成佛,且现在已经成佛了。所以人不怕有过,就怕不能改过,如果能把过错改了,那离佛道便不远。

师子吼。无畏说。深嗟懵懂顽皮靼。

祗知犯重障菩提。不见如来开秘诀。

    ‘师子吼':狮子为兽中之王,所以他一吼叫,百兽皆惊怖。

    ‘无畏说':佛说法好像狮子吼一样,一般的旁门外道,听到这种无畏之说,都恐怖毛竖起来。

    ‘深嗟懵懂顽皮靼':深嗟,就是深深地叹息。懵懂,不明白。顽皮靼,就是像牛皮那样粗厚顽硬不懂事情。

    ‘祗知犯重障菩提':人只知犯重罪,障碍菩提道,障碍觉道,比如犯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酒,这是不通忏悔的罪,障修道的路。

    ‘不见如来开秘诀':可是不明白戒里有犯、有遮,有开遮、止持、作持。犯罪,如果无心是无罪,要有心才是犯罪,所以这是佛开的秘诀。佛所说的是最平等,最公平的,丝毫也不偏袒,佛最公平正直,所以说:‘师子吼。无畏说。'在前面也提过‘师子儿。众随后。三岁便能大哮吼。'这都是说狮子的威风,佛说法就像狮子吼一样。

有二比丘犯淫杀。波离萤光增罪结。

维摩大士顿除疑。犹如赫日销霜雪。

    ‘有二比丘犯淫杀':从前有两个比丘住在一起,一个比丘犯淫戒,一个比丘犯杀戒。怎样犯淫戒呢?这两个比丘在山里住,一天,其中一位比丘有事下山,在山里住的比丘睡著了,这时来了一个樵女,这樵女生染污心,就把这个比丘强奸了。这时下山的比丘回来,看这女人把他的同参给伤害了,就追她,这女人就跑,一不小心,她便跌到山涧,跌死了。一位比丘,因与女人行不净行,就认为犯淫戒,另一位把女人追到山涧跌死了,就认为自己犯杀戒。

    ‘波离萤光增罪结':于是就到波离萤光尊者那里去求忏悔,这怎么办?波离萤光说这二人都是犯下无间地狱之罪,不通忏悔,没有法子解脱他们的罪。这两个比丘就起了怀疑心,他们自己想:犯淫戒也不是自己愿意犯的,犯杀戒也不是自己愿意犯的,都是出于无心,如果这就犯了罪,好像不公平。

   ‘维摩大士顿除疑':于是去请教维摩居士,维摩居士就对他们说:‘无心无罪。'说你没有心犯罪,没有罪,把他们的怀疑除去了。

    ‘犹如赫日销霜雪':就好像很强烈的太阳光,把霜雪融化了、这叫不可思议解脱力量。

不思议。解脱力。妙用恒沙也无极。

四事供养敢辞劳。万两黄金亦消得。

粉骨碎身未足酬。一句了然超百亿。

    ‘不思议':不可以心思,不可以言议。

    ‘解脱力':这种解脱的力量。

    ‘妙用恒沙也无极':这种妙用,恒河沙数也数不完的。

    ‘四事供养敢辞劳':所以要用四事供养,四事是饮食、衣服、卧具、汤药,以这四事资具来供养三宝,不敢推辞劳苦。

    ‘万两黄金亦消得':这种不可思议,解脱的力量,就是你供养万两黄金,也清受得了。

    ‘粉骨碎身未足酬':你若不明白佛法的奥妙处,就是粉骨碎身也报不完佛的恩典,也报不完法的恩典,也报不完师的恩典。

    ‘一句了然超百亿':你要是明白了,一句就超过百万阿僧祇劫,无量数那么多的阿僧祇劫,那么长的时间都超过了。

法中王。最高胜。恒沙如来同共证。

我今解此如意珠。信受之者皆相应。

    ‘法中王':这个法是为法中之王。

    ‘最高胜':最为高超殊胜的,乃是无可比之法。

    ‘恒沙如来同共证':恒河沙数那样多的佛,同用这个法门,都证得法身。

    ‘我令解此如意珠':我现了解觉悟这个法,好像如意珠一样,包含一切诸法。

   ‘信受之者皆相应':若有信受奉行的人,必定都能得到相应,都能证得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法身理体,也就是常乐我净的涅槃四德。

了了见。无一物。亦无人。亦无佛。

大千沙界海中沤。一切圣贤如电拂。

假使铁轮顶上旋。定慧圆明终不失。

    ‘了了见。无一物':这法你要是真明白了,就没有一物,所谓‘本来无一物。何处惹尘埃',甚么也没有。

    ‘亦无人。亦无佛':人也没有,佛也没有了,所谓‘一法不立,万象皆空'。

    ‘大千沙界海中沤':三千大千世界在空里,就像大海里一个水泡一样,很渺小的,不要以为三千大千世界就很大,所以《楞严经》上说:‘空生大觉中。如海一沤发。'空在大觉觉性里,就像海里的水泡一样,那么渺小。

    ‘一切圣贤如电拂':那么这个时候,返本还原,一切都如如不动,了了常明。一切圣贤只是如电光,一掠而过,毫无踪迹。

    ‘假使铁轮顶上旋':假使用热火轮在头上旋转,这时怎样也烧不坏—

    ‘定慧圆明终不失':你要是明白如意珠,自然有定慧的功力,得到定慧圆明是怎样呢?入水不溺,入火不焚,就是火烧也烧不坏,水淹也淹不坏。

日可冷。月可热。众魔不能坏真说。

象驾峥嵘慢进途。谁见螳螂能拒辙。

    ‘日可冷':我说这种法,假使太阳可以冷,太阳本来是热的,甚么时候也不会冷,假如它会冷。

    ‘月可热':月亮本来是凉的,不会热,但它也会热,本来这些都是不可能的,假如不可能的也变成可能了,可是—

    ‘众魔不能坏真说':一切天魔外道,也不能破坏我这个法中王,最高胜,和如意宝珠这种的妙法,他没有法子破坏得了。所以众魔不能坏真说,我这个真实之说,谁也破不了,坏不了的。

    ‘象驾峥嵘慢进途':大象驾的车,你看它好像走得很慢,老老实实地走,可是它最有力量,其实也走得最快,你看是慢,实际上是快。

    ‘谁见螳螂能拒辙':螳螂是一个小动物,怎么可以挡得住象笃的车辙呢?是挡不住的。所以真正的正法,天魔外道是没有办法来破坏的。

大象不游于兔径。大悟不拘于小节。

莫将管见谤苍苍。未了吾今为君诀。

    ‘大象不游于兔径':大象不走小兔子所走的道路,它所走的是大道路。

    ‘大悟不拘于小节':真正大彻大悟的人,是无拘无束,无挂无碍,无人无我的,不拘小节。你看大彻大悟的人,有时候也骂人,有时候也打人。要是说一个修道人,怎么可以骂人呀?怎么可以打人呀?可是因为他开悟,他观机,他看应该打的,就打一顿,应该骂的也骂一顿,不拘小节,不在斯文绉绉,礼仪绉绉上用功夫,他甚么也不管。

    ‘莫将管见谤苍苍':你不要看见像志公那样的人就毁谤他,说他吃狗肉,喝烧酒不对,志公祖师每天吃两只鸽子,可是两只鸽子煮熟被他吃了之后,吐出又可以活过来。所以你不能用凡夫之见,来窥测圣人的智慧,所以莫将管见谤苍苍,不要用竹管子看天,以为天就是那么大,你毁谤天,说天是很小的,那是不对的。

    ‘未了吾今为君诀':假如你还有不明白的话,我现在就写这首歌诀,给你多读几遍,你就会明白了。

上一篇:禅宗永嘉集
下一篇:永嘉大师证道歌浅释——宣化上人讲述 (4)
我要纠错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Copyright 地藏莲社 © 2006 - 2010 dizh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地藏莲社    粤ICP备11035149号    QQ:5981951
网址    www.dizh.com    www.dizh.net
众生渡尽方证菩提    地狱不空誓不成佛
技术支持:易点内容管理系统(DianCM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