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方式
本站首页 佛学文章 下载中心 地藏图库 佛学影视 在线礼佛 念 佛 堂 修学日历 读经仪轨 地藏建站
 
地藏莲社 》》欢迎您! - dizh>>佛学文章>>专题栏目>>太上感应>>太上感应篇例证语译卷四02
太上感应篇例证语译卷四02
2007年04月11日09:55文章来源:地藏莲社作者:佚名访问次数:2246 字体: 繁體

太上感应篇例证语译卷四02

释海山·释大恩·释昌臻主编

【正文】

弃顺效逆,背亲向疏。

【译文】

背弃正道投效邪门,背弃亲友,厚待外人,薄父母厚妻室。

【例证一】

蜀郡牛山的角落,有两个邑吏:苟信和苏珍。邻近居住,但两人处事却截然不同。苟信公正宽厚,苏珍尖酸刻薄;苟信清廉有节操,苏珍贪婪品行污浊;苟信侍奉母亲孝顺,教育子女严格;苏珍对待父亲不尊重,纵容妻子冒犯长辈。乡里的人们都钦敬苟信而鄙视苏珍。年终时,乡里全会集在一起饮酒,乡上老人周同举起手对众人说:‘秦地有两支河流:叫渭河、泾河,一条混浊,一条清澈,对人来说也是如此。’话未说完,苏珍面红耳赤,一甩袖子站立起来说:‘哪位是渭河?我苏珍可是泾河!我和苟信共事又是近邻,我的所作所为,只有苟信完全了解,今天苟信四处说我苏珍的坏话,指使乡上老人在大庭广众当中,以河作比喻,污辱我,我苏珍一定要报复!’自此之后,苏珍每次见了苟信,都怒目而视。又教他的儿子明能找机会把苟信的儿子仪真杀死。第二年春天,举行祈祷蚕神仪式游乐时,明能与仪真并排在江边行走,边说边笑。明能突然将仪真推到江水中,仪真急忙拉住他的衣服,二人同时落入江中,在浪花中时隐时现。当时梓潼帝君与各位龙神都参加供神的宴席,于是就命令两条江龙将仪真带到江岸而将明能置于深渊。苏珍见了撩起衣裳过去,又将仪真推下江去,仪真也随即将他牵拉下水。帝君又使江龙拉苏珍的脚沉到江底,仪真安然无恙。苏珍父子都淹死在江中,观看的人围成了人墙,欢呼沸腾。相互说:‘谁说神天有私心?两家的祸福报应就在眼前。’

【例证二】

杨黼仰慕蜀中的无际大士,前往拜访他。途中遇见老僧对他说:‘见无际,不如见佛。’杨黼说:‘佛在哪里?’僧说:‘你回去就是了,见到一个披著被子倒穿鞋子的就是佛。’杨黼于是就回去了。黑夜才到家,他母亲听见儿子敲门,特别欢喜,披著被子倒穿鞋子就出了门。杨黼一见立即醒悟了,从此竭尽全力赡养母亲,母子都是高寿。

【例证三】

郢中人白希没有儿子,恐怕兄弟分他的财产,不想侄子做继子,却抱了一个屠户的儿子养著,家财全部归养子所有。后来白希死了,有客人住在他家,夜里听见一群人走动的声音,起来观看,见几个男女在徘徊张望,好像脸上带有饥饿的样子,又见一个人腰里插著屠刀,摇晃著走进来。男人和妇人都从门缝偷看,不敢进来。一会儿,插著刀的人肚子鼓鼓地走出来,几个男人和妇人跺脚说:‘完了完了,又吃不到了。’于是指著跟随在后面的一男一女,不住地吐口水,咒骂,随即一起伤感地走了。对此,客人心中感到有些奇怪。天亮了,问那家老仆人,回答说:‘昨夜我家做为长房祭祀祖先。’客人说了夜间见到的情景,老仆哭泣著说:‘是这样的。’对客人讲述了始末缘由。这时才知道插刀的是主人的生身父亲,那几个男女都是白氏的祖先,受到吐口水咒骂的一男一女,正是白希夫妇。

【正文】

指天地以证鄙怀,引神明而鉴猥事。

【译文】

为一点琐碎事争端,动辄指天作证;为掩盖自己卑劣行为,妄指神明可鉴。

【例证一】

长洲凤里村的陈某,经常偷窃别人的财物。隐匿不露痕迹,人们有时怀疑他,他便与妻儿呼天唤地发誓,自我表白没有不端的行为。明朝万历三十二年,六月十九日,邻居卫良美见陈某用稻草杆盖房屋,陈某说:‘我防漏雨。’次日早晨,陈把火燧交付给妻子,说:‘我想到田间给禾苗灌水,你快做饭,我去取田坎中的螃蟹来煮。他妻子把火烧放置在灶上,到门外去洗涤器皿,不料火烧了他们的房子,这时,陈某的两个儿子尚未起床,陈妻急忙冲进火中将儿子抢出来。儿子已没得救了,可妻子遍体烧伤,唯独布裤子未烧坏。陈某见屋子著火,跑回来冲入火中救出妻子,身体也被烧坏,只有胡须未损伤。夫妻二人并排躺在太阳下面,自己说:‘我曾偷盗某某家中的财物,如何指天发誓,作这样荒诞的誓言,所以上帝惩罚我坐活地狱。’过了十天才死。□

【例证二】

小海场椽史,是盐城人,嗜好喝酒,但戒吃牛肉。有个煮盐为业的人想捉弄他,刚好有一头小牛剥了皮,便骗椽史说是烧羊,送给他,椽史吃了觉得味道甘美。众人又骗他说:‘我们明早祭祀神灵,椽史可以来一下。’到时,烧香发誓,就代椽史开吃牛肉的禁戒,争著用牛肉塞他的嘴。并且说:‘昨天已吃过了,还有什么可以戒的。’椽史气愤而回,到了家已深夜二鼓。亮著灯笼一个人就睡了。随后有人用黑绳索套住他脖颈,牵著走得飞快,满地都是荆棘。不久进入一官署,见到坐在上面穿绿袍的,责备说:‘你破了牛戒,还敢又用誓词戏弄神灵?应当进无间狱。’牵绳索的随即倒提他的脚,扔到暗坑中,好像被置于木匣床 (捆绑、囚禁犯人的笼子——译者注)上,极其痛苦,于是悲叹家有老母无人奉养,乃是被众人欺骗造成的,就大声呼叫,悔恨哭泣。不一会儿,渐渐有光照著身体,忽然一条金色的胳臂从空中把他提出来,说:‘我是目连尊者,念你有孝心,所以相救,从此千万不可再吃牛肉了。’于是命童子把椽史送回家,远远地指著灯光说:‘这就是你的家。’把他推倒,醒来仍旧躺在自己的床上,于是对天发重誓,终身吃素。这是明万历三十年的事情。

【例证三】

解州人俞保,原属于军籍,明万历初年,被补充戍守腾越。妻子王氏,很知书达礼,把米粒作为信香,白天、晚上到关圣祠祈祷,哭著念诵道:‘信香一粒米,客路万重山,一香一点泪,流恨入萧山。’年终,积聚米粒若干。俞保在军队,夜里梦关帝呼唤道:‘你的妻子虔诚地祈祷,你想回家吗?’俞保趴在地上乞求让他回家,关帝说:‘快随我的马去。’俞保惊醒起身,果然听到门外马的嘶叫,就揪住马缰在空中飞速宾士,耳边只听到呼呼的风声,不一会就落在平地上了。到天亮,知道已到了解州城外。到家敲门,王氏又吃惊又怀疑,俞保说了其中的缘故,王氏才开门出迎,与俞保相抱痛哭,一同到关帝庙感谢,随即到州里说明情况。州里发文至腾越证实此事。计算日期,俞保当时仅离开部队一天,而军册上记有‘关圣免勾’四个字,俞保的军藉于是被免除了。

【正文】

施与后悔,假借不还。

【译文】

布施以后又后悔;借别人财物抵赖不还。

【例证一】

张心坚是徽州休宁人,家里大富,是个吝啬的守财奴。不吃、不穿,对亲友、妻子、奴仆,分文不肯给。不久妻子死了,儿子也死了,没有多久,心坚也死了。家财全部充公。当时有智禅师能知因果。云游经过他家门,望著空中长叹,又大笑。邻里感到奇怪就问他,禅师说:‘我笑过去门内居住的人,了却了好因果。’众人请教其缘故。禅师说:‘此人前世本是农家子弟,喜欢布施。一天有个道人经过乞求施舍饭食,施舍完后,向天发誓:愿来世托生的处所,常多财好施。想想又后悔起来说:‘我有食物,应给予奴仆食用,为何施舍给这个道人呢?’他不知这位道人实际是文殊菩萨的化身,察觉了他心意不真诚,因此罚他今生名义上享有巨富,自己不穿不吃,不管妻子,与穷乞丐没有两样,只为别人作个守财奴而已。’

【例证二】

苏州吴趋坊的施翁施散钱财结交宾客,年过四十岁,才生一个儿子,于是携带几百两银子,到虎丘修建观音大殿。忽听到剑池旁有哭声,向前一看,却是幼年时塾中同桌的桂迁。施翁急忙上前慰问,桂迁说道:‘家中贫穷欠有权势者债,被逼债走头无路,打算来到这里了却生命。施翁听后很同情他,就打开箱子将三百两银子赠送给他。桂迁向观士音菩萨礼拜发誓说:‘我受施君大恩惠,今生倘若不能回报,来世也要作犬马来报答。’哭著跪拜而去。不久施翁归家,桂迁又登门致谢,施翁见他贫苦,又将一片枣园送给他安身。桂迁生有一个女女儿,施翁又约定了婚姻。不久桂迁在枣树下挖出埋藏的银子千余两,是当年施翁的父亲埋藏的。因此渐渐地桂迁家变得殷实富足起来,而施翁家日渐衰落,夫妇相继而亡,儿子施还无依无*。桂迁听从妻子孙氏的话,既隐讳先前的誓言,又图谋赖掉婚约,竟全家迁到会稽去住。施还去投*他,他拒不接纳。施还不得已,只好托他的邻居向桂迁提及过去父亲资助他三百两银子的事情。桂迁说:‘借贷必须有借据,只要拿借据来,我决不赖账。施还听了十分气愤地哭著回去了。

过了几年,桂迁到京城办事,被狡猾之徒欺骗,丧失了一半家财。住旅店无聊,正昏睡之间,忽然到了一个大宅院前,门关著,旁边有一个洞,不自觉两手趴地钻了进去,见大厅里灯火辉煌,一个老人*桌子坐著,就是施翁,桂迁十分惭愧,想打拱作揖行礼,可手趴在地上站不起来,抬头与施翁说话,施翁也不回答,只是呵叱说:‘畜生应当死,狂叫什么!’又见施还从里面出来,桂迁就咬住他的衣服作出谄笑的样子请罪。施还骂道:‘畜生装什么怪。’把他踢走了。桂迁听到频频叫畜生,十分纳闷,低著头走到厨房,见施母坐著切一块煮熟的肉,桂迁就在左右跳来跳去,蹲著说:‘夫人家都怀旧恨呀!’乞求赐给一块肉充饥。施母又叫仆女说:‘畜生嗥嗥乱叫实在讨厌,快拿棍子把它赶走。’桂迁大惊,跑到后园,见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在,仔细一看,都是狗的样子,回头看看自己的身影,也变成狗了,非常害怕。问她的妻子为什么到这个地方。妻子说,你还记得在观音大殿前的誓言吗?还有什么可说的呢!于是夫妻父子一同绕著鱼池走,肚子饿极了,见有人粪闻了闻,气味也不坏,妻子与儿子先聚拢著吃起来,自己也馋得流口水,用舌头舔了舔觉得味道甘美,只恨太少了。忽听传呼说:‘主人命令从这些狗中选一条肥壮的煮了吃。’就将他的长子捆去了,哀叫声极凄惨。猛然一惊醒来,竟是个梦。急忙收拾行装回家。来到中堂,见旁边停著两副棺材。供桌上题著二子的名字,心越发跳得厉害,赶忙进入卧室,妻子已病危,快断气了。桂迁喊叫她,妻子忽然瞪著眼睛,用他长子的声音说:‘父亲怎么今日才回来,冥王因我家背负施氏恩惠,父亲以前有誓言,我们兄弟和母亲三人,明日就去施家投狗胎,两条公狗就是我们兄弟,一条母狗而且背上有瘤子的就是母亲。父亲因阳寿未终,等明年八月,也应当作施家狗,以实践以前誓言。只有妹妹命该与施还为夫妇,可免除此难。’说完就断气了。

桂迁见所说与梦相符合,又惊怕,又痛苦,刚要殡葬,却全部住房焚烧起来,三个棺木都烧成灰烬。于是带著女儿到苏州,访施家儿子的消息。还认为施家既然赤贫,不知漂泊到什么地方了。到了施家,却门墙焕然一新。问施家的邻人,才知道施还已中举,并且已娶了邻里中支参政的女儿。桂迁羞惭悔恨不知怎么办,找到一个原先相识的人,进到施家表明悔过,要求见面的意思。并且想献出女儿作妾,以赎以前的罪过。施还不答应,再三恳求,才允许见一面。桂迁刚刚进入,突然有三只狗从墙边窜出,环绕著桂迁哀叫,其中一只背上果然有瘤,桂迁知道是妻子,痛苦极了,向施还哭拜不肯起来,于是叙述自己以前的梦与妻子临终的话,并说:‘今天已家破不能回了,但愿恩人网开一面,收留我女儿作婢女,我也作为僮仆,终身服役,以免托生为狗,我就知足了。’施还见他的言语情词悲惨真切,勉强允许了他。选择吉日娶了他的女儿为妾,桂迁也随著女儿住在住宅旁边。这天晚上,梦见妻子来告辞说:‘幸亏夫君悔罪,施氏祖先已经为你乞求赦免,我母子也得以离开罪业的狗身了。’到了天亮,听说三只狗夜里全死了。桂迁到晚年也没发生什么事。

【例证三】

大原的艄公王彦须,借乡里长者的银子一两八钱,买了条船维持生活。家中稍富裕,王艄公竟然忘记了当初长者的恩义,不偿还借的银子,很快过了八年,长者也忘了这件事。一天长者无事走到屋舍旁,忽然见王艄公腰上系著腰带,窜进了牛栏。不会儿,牧童报告说:‘母牛生小牛了。’长者就前往观看,小牛的腰间还仿佛有腰带纹印,便默默地记住。过了一年多,小牛长得很肥壮,让牧童牵去卖,偶然遇到何屠户问卖价,牧童回答一两八钱,这价钱是长者所嘱咐的数目。屠户暗暗高兴,认为这头牛不止这个价钱,于是按此价买了去。有个农夫见了牛就问:‘牛很肥,正值春天,怎么忍心杀它呢?转卖给我耕田,行不行呀?’屠夫骗他说:‘刚才出价二两五钱买到的。如果你再加一钱银子,就卖给你。’农夫又高兴地认为这个牛的价值超过这个数目,随即用二两六钱银子付给屠夫,比长者又增加了八钱银子了。牛归了农夫,不须照管,自己能出去回来。一日找不到它了,到处寻找,发现它跌下山岩死了,农夫非常悔恨。后来在市上遇到何屠户,一起说起前因后果。农夫曾经租佃过长者的田地,于是到长者那儿问道:‘这条牛为何只卖这个价钱?’长者说:‘你不知道,这条牛是王艄公托胎还债,我亲眼所见。他原来欠我一两八钱银子,所以只卖此价钱。’何屠户听说了这件事,才大大醒悟说:‘王艄公欠我八钱银子的肉钱。’农夫也悟道:‘我原借王艄公二两六钱银子没还,今天他用这卖牛钱来抵偿我所欠的债。’于是互相间都感到此事惊心奇怪。这事发生在明万历十七年,长者厚道,何屠户凑巧,农夫得了便宜,免得日后变畜生还债。

【例证四】

高邮的一个农村老翁,养了一头母猪,生小猪非常频繁,生一群又一群,日久天长富了起来。忽然梦到原来的邻居某人说:‘我一年以来都在还你的债,幸亏已达到欠你的数目,只欠一领芦席了。’家人禀报母猪死了,老翁不忍心吃它,让儿子把它埋了。正在挖坑,正巧运芦席的船经过,问埋的是什么东西,老翁的儿子回答说是死猪,船家说:‘不要埋,还可以吃。用一领席换了去。儿子扛席回来,老翁询问得知,感叹不已。

【例证五】

长安商贩张高养了一头驴,已骑很久了。张高死了,儿子张和骑驴去近郊,才出了城门驴不再走了,张和用鞭子抽它说:‘我家用了二万钱买你,不就是为了骑用你吗?’驴用人言说:‘怎么唯独不说你父亲已骑我二十年呢?我前生欠了你父的钱,所以变作驴来偿付,你父骑我,我不会推辞。我不欠你的,你不应当骑我。昨天夜里你父亲与我算完了前世的债。因为饲养我,喂养稍好一些,又增算我一千五百文的债。现有面粉行的王胡子,欠我二千文钱,你应当把我卖给他,收一千五百文钱,留五百文钱给他充作我的口粮,以完成我作驴的期限。’张和害怕得很,想把它放了成为长生驴,驴踌躇不肯前行,于是牵到市上,就有人以一千五百文钱买了它,果然姓王。这人饲喂了几天,正值天上下雨,一次也未骑乘,而驴子死了。

【例证六】

镇江的刘五郎到临安贩运,到了北津桥,遇到一僧人说:‘你欠我二十万贯钱。’五郎说:‘初次相逢不相识,何必开玩笑呢?’僧人笑著说:‘今天不偿还,明年一定得偿还。’随即告别走了。过了一年,刘五郎再次去北津,另遇一个僧人说:‘‘我欠你二十万贯,早晚须酬还你。’五郎感到又奇怪又高兴。回到家时,妻子生了一对孪生子,心里知道是两个僧人。等到长大分家,一个儿子游荡不务正业而得病,一直到死,合计医药、葬殡,用去了二十万贯钱。另一个儿子尽力劳作成家,不久也死,合计所得也是二十万贯。

【正文】

分外营求,力上施设。

【译文】

妄心贪求分外的名利;舍生忘死不遗余力地谋求富贵。

【例证一】

魏征当仆射时,在阁中小憩。有两个随从官吏在帘子外闲话评说。一个说:‘我们的官职全由这个老翁决定。’一个说:‘不对,完全由天决定。’魏征隐隐听到他们的对话,就写信交给那个认为由老翁决定官职的人送交吏部。信里说:‘给送信人一个美官。’送信这个人并不知晓。他拿到书信出了门,忽然心痛,就请求那个说由天决定官职的人送去。吏部问他的姓名,于是就给他注册补了个近处的官职。而那个说由老翁决定官职的人闷闷不乐,经常愤愤不平。魏征见了感到奇怪,就问他缘故,他讲出了实情。魏征迷惘地说:‘命运由天定的说法确实是真的。’

【例证二】

明朝宪宗皇帝在位时,鄞县人赵涓、楼得达都以棋艺高超而侍奉皇帝。皇上让二人对局,每次都用金盒装一锭赏银,得胜的接受赏银。楼得达常常战败。晚上出了宫庭,楼得达私下对赵涓说:‘我和你都是依*下棋取得皇上宠爱,现在你屡屡取胜,已经很有名望了,如果我总是战败,恐怕要受罪责。盒子里的赏银不过三两之多,我愿预先奉送来为你祝寿。赵涓同意了他。明日,到宫中对局,果然赵涓假作失败,楼得达叩头感谢赏赐。打开盒子,竟然是补升作锦衣百户空名御□,以及一付牙牌。皇上当初想把这个官职给赵涓,终于未实现。赵涓也不敢说出实情。皇上感叹说道:‘谁说天子能决定命运耶!’

【例证三】

南昌人李孜省受明宪宗宠信,官职为太常卿。一次江右巡按离开京都出行,孜省为他饯行。将女婿龚正弼托付给他,求他关照,说:‘我的女婿一向有才名,考场上多多留意关照。’御史答应了他的托付,有意视察各省试的考场。利用御史当堂考试的机会,就选拔龚正弼为第一名,实际上就是中了榜了。等到进了考场,点名正弼而未到,御史传呼到处寻找,没有踪影。考过两场,将至下午,正弼忽然摇摇晃晃地回来了,人们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:‘最初入考场,恍惚有人把我引到城隍庙的像后,所有的祈祷祭祀的人,我都看得清清楚楚,就是口不能说话,脚瘫软不能动。心中暗暗算计今日已考过二场了,于是默默地祷告乞求回家,才能抬腿走路。’

【例证四】

明朝嘉靖初年,太仓有个富翁没有儿子。购买别墅时,得到一块堂屋的匾额,上面提写了‘会元及第’四个字。富翁心中虽然暗喜,但因无子而觉得遗憾。不久娶了一个妾,生了个儿子,心中非常欢喜,认为当初得到的匾额预示儿子的前途远大。儿子长大了,果然聪明不同一般,年幼入学,尚未成年已得官府供养。富翁认为会元及第,唾手可得。不久,儿子忽然得病死了。富翁哀痛哭瞎了眼睛,家也渐渐败落了。于是抱著悲愤将别墅出售给别人。最后被王荆石的父亲得到,后来荆石中了嘉靖四十一年的会元,廷试赐榜眼。会元及第的预言得到了验证。

【例证五】

长洲许五居住在乘鲤坊,是已故进士许成章的异母兄弟。容貌清秀俊美,略有些文化,有人劝他读书,他每每不答理。顺治三年,他忽然想要做官,于是偷偷地将他母亲养身活口的几十亩田地典卖了,用这笔钱捐了个吴江□委守备的官职。招集二十名家丁,衣服、甲胄、兵器鲜明华美。出发上任那天,设宴、奏乐,自认为人世间富贵荣华已达极点。刚出城三十里,遇上白罗裹头的贼人突然而来,抓住杀死了他,把尸体投入河中。当时他的年龄才十九岁。他的母亲号哭悲痛几乎死去。邻里叹息道:‘这是竭尽全力来求死的人。’

【例证六】

樊毅做邹平县令,有两个儿子,都长大了,家计不宽裕。樊毅善于搜刮民脂民膏,不到二年,资财十分丰厚。罢官回乡,对邻里司训王辅说:‘我当地方官数年,检看我的财产,白金仅五千两,黄金、彩帛值不到一千两。王司训说:‘不要说学官贫穷,我在沛县,所积蓄的薪俸和诸位书生的馈赠加在一起,回来时也足有六百两银子。’樊毅认为六千两少,而王司训则认为六百两多。樊的儿子兄弟间互不相容,都求单独居住,于是买田建房,昼夜操办。他所得的钱全都给了三个儿子。他的儿子仍然怀疑父亲有剩余的积蓄,怨恨而不管他晚年的生活。樊毅仅得几亩田,一处住所,自己吃饭穿衣独自过活,无谷可售,无帛可卖,连看门的童子也没有,客人来了,只有一个老佣妇倒茶而已。忧忧郁郁死之后,草草埋葬了事。他的孙子们也都衰败了。王司训有四个儿子、赡养他,晚年生活十分欢乐,老了无事可做,只是浇灌花草,种竹消遣。客人来到,总要留下饮酒,直至尽欢才散。三子、四子,一个在邵武执教,一个任来安的地方官。孙子多补了生员,家道久久兴旺不衰。

【正文】

淫欲过度。

【译文】

贪色恋淫毫无节制。

【例证】

衢州徐某面貌如同美玉,不到二十岁,便考中了进士。选任松江节推之职。生性好色,有宠爱的姬妾最美艳的十余人,不论黑夜白昼地荒淫无度,于是得了虚脱的病症,死在任上。他的妻子归乡,就叫这些姬妾改嫁。有人对她说:‘你的丈夫刚死,尸骨未寒,怎么能这样做呢?’徐某的妻子说:‘我丈夫活著时,这些姬妾不曾有片刻寂寞清静,现在她们如何能忍耐呢?’听到这话的人,笑得前仰后合。

【正文】

心毒貌慈,秽食溊人,左道惑众。

【译文】

貌似仁慈而其心险毒;把变质的食物,虫咬过的食物,肮脏的东西,送给别人吃;用旁门邪道来迷惑群众。

【例证一】

吴中金某的妻子叫观音奴,丈夫死了,专以揭发别人的隐私谋生。每次到河边渡口要求乘船,一上船后,就笑眯眯地与船主亲近,买酒一起欢饮,等到船主喝醉酒,就要求和他同床共枕。早晨起床,就念出一段讼词来,说船主*淫寡妇,要告到官府去。船主害怕,乞求饶恕,于是她就把船上财物席卷一空而去。就这样,她干了二十年,最后掉到河里淹死了。

【例证二】

杭州城外的于某人常用稠粥施舍给贫困饥饿的人,邻里都称赞他。一天,有个道士到他家里化斋饭,对他说:‘你家由于施粥的事情,意想不到的殃祸就要降临了。’众人都谴责这是虚妄的乱说,道士说道:‘诸位有些情况不知道。于某名义上是施粥,实际上都是厨房中污秽的不能吃的食物。穷人饿著肚子,忍著污秽咽下充饥,因此而得病,丧生的也很多。能不受到上天的谴责么?’说完就走了。当晚,空中落下火球,邻里都看见了。不一会儿,只有于某的房子著了火,四邻却安然无恙。

【例证三】

明朝景泰年间,有个叫许妖的人,是尹山上的山民。善淫乱。假冒白莲教蛊惑人心,企图诱骗*污妇女。自称为道师,有几个人为他服务,把他作为神佛供奉。于是煽动了附近地方民众都跑去归从他。这位道师待在一间屋子中,人们不能随便见到他。每年在五月五日,将蜈蚣、毒蛇、蝎子和壁虎等五种毒虫,放在瓮中,然后把瓮口封上,听任毒虫互相咬食,最后得到一个独一存活的,它的毒性特别大。于是取出来刺出它的血,和药泡水贮存起来。妇女来求法术,先给水,洗眼睛,叫作净眼。然后进到屋子里,金光晃人眼睛,每每见到各鬼神的形像。于是无知的人信以为真佛。骗人的道师坐在一大竹篮内,让妇女脱去衣服抱著传道。有不肯的妇女,就叫小孩摸她的下身,证明他和太监一样没有生殖器。到了抱持妇女身体时,就迫使淫乱。没有一个不被*污的。妇女被*后不敢告诉别人,所以被骗的妇女往来不绝。他聚拢党徒数百人。都指挥翁某查办这件事,报告了都御使,派卫兵去缉捕,于是他们一同逃跑了。躲在田野里,他的党徒都拿著竹枪、田犁等器具保护著他,向卫兵喊话道:‘你们军队不要动武,我师祖念个咒,往前来的人都得死。’卫兵果然想转身逃跑,其中一个卫兵说:‘贼头目独自一个坐在石头上,有什么难擒拿的呢?’突然宾士到他面前,抓住他的衣服领子,捉住了他。于是其他的人全被捉住了,没有一个逃脱的。上奏朝廷后,道师被处以极刑,连同被诛杀的达到四十余人。

【例证四】

浙中的*民夏德学巫术惑乱民众,有个范孝廉戏弄地对他说:‘你初次降神,应当用灵验演示给人看,明天白天,我手中握著糖饼,让你猜,你猜中了,人们就信服你。夏德很高兴地答应了。等到降神时,观看的人围得水泄不通,范孝廉手中握著狗屎让他猜,说:‘你能知道我手中握著什么东西么?’夏巫笑说:‘糖饼呗!’范孝廉伸拳假装拜服,说:‘果然神明啊!’于是就逼他吞吃下去,夏巫恐怕事情泄露,忍著污秽吃完了。范孝廉揭穿他受了欺骗,众人一哄而散。污秽的东西喂给人吃,固然有罪,然而喂给巫者则无罪,可见作为左道之人,人人都可以惩罚他。

【正文】

短尺狭度,轻秤小升。以伪杂真,采取*利。

【译文】

小人贪利,短斤少两,造器坑人;以假充真,贩卖假货假药,造假银币,以牟取暴利。

【例证一】

杨州王姥姥以卖布为职业,死后,借她儿子的口说:‘我生平用短尺欺骗人,阴司罚我变牛,生在西溪浩氏家,肚子下有王字的,就是我。’她的儿子寻找到浩家,果然生过一头牛,肚子下的白毛形成王字。她的儿子用布赎买回家,给它豆茎、谷类都不吃,给草就吃;驮重物耕田则安安静静,若是闲养著无事,就百般地烦躁不安。

【例证二】

余杭的一个道士,每日对龙潭诵经,龙忽然现身说:‘师父诵经很好,但是弟子一家不安,请到殿上去诵经,我愿每日供奶二斤。’后来忽然不来供奶了,道士感到奇怪,仍然对著潭诵经。龙又出现了。道士问近日不供奶的缘故,龙回答道:‘我宫中原本缺乏奶,因为部下之民董七用轻秤卖奶,我抽他余剩的奶供给师父,现今董七已死,他的父亲用准秤,我不能再抽了。道士感叹之后不再对潭诵经。

【例证三】

武进东乡的顾某使用带夹底的斗,量出时就加上底,量入就去了底。隆庆三年五月初八那天,雷电震坏他的房屋,劈开他的床铺,两只狗被震死。有神人降于门庭,说:‘这是用夹底斗的警告,姑且用狗代替你的性命,若不悔改,天雷还要来。’顾某于是不敢再用夹底斗了。

【例证四】

海盐县的倪生常用杂木磨成粉末,与香料混合出售。夏天冒充薰蚊虫药,有一天,突然爆少许火星到香末内,顿时冒烟著火。倪生想逃出室外,整个屋子烟雾迷漫,想出又出不去,很快人和房屋化为灰烬。

【例证五】

明朝崇祯年间。东昌县一个进士的父亲某翁利用假银子发了横财,儿子登第。老翁后悔说:‘我家富了,儿子成了名,已满足了,何必还干这种昧心的事呢?’于是发誓不再干了。没多久,进士生病,眼睛瞎了,家也渐渐衰落了。老翁恼怒说:‘这怎么能称得上天理公道?过去利用假银子,日子一天天富起来,儿子也成显贵。今天改弦易张,反而一天比一天贫穷,儿子眼睛也瞎了。’于是又如当初一样使用假银子。过了一年,进士的眼睛渐渐痊愈了,请求选任官职,得到秦中令。老翁大喜,带领全家随行,陕西一带贼寇作乱,于是全家被害。

【例证六】

赵方崖的祖父次山公曾在家闲居。一个粮贩子用三两假银子换去了他的稻谷。过了几天,次山公用几铢钱买了一头猪,不久出售别的东西时,方才知道银子是假的。急忙叫人访寻卖猪的人,用成色好的银子如数偿还他。并索要假银子投到江中,说:‘不要留著害别人。’卖猪的人来感谢,次山公说:‘我正担心你对我不满呢,又何必来谢!’次山公享年八十余岁,赶上了赵方崖举进士,当御史,累次封赠到二品官。

【正文】

压良为*,谩蓦愚人。

【译文】

逼良为*,卖良为奴;编设圈套,设计玩弄愚笨的人。

【例证一】

漳州的周祥与薛纯相交友好。薛纯家中贫寒,只有一个儿子。薛纯得暴病而死,他的儿子归于周祥,周祥竟然奴役他。让他服劳役,任意驱使,稍不如意,就用鞭子抽打。一天,周祥从外地回家,路上遇到薛纯,吃惊地说:‘兄长有什么事又来到人世间?’薛纯说:‘来看望我的儿子,并催促你该走了。’说完忽然不见了。周祥听了汗如雨下,没几天就死了。

【例证二】

明朝万历年间,浙江冯孝廉参加会试归来,途经山东,正值那年闹特大灾荒,人吃人。冯孝廉到一个老儒家投宿,老儒见他年轻,门第又高,就把两个女儿送给他。带到扬州,他料想妻子不会容纳,就暗中将两个女子卖为**。二女知道后,大哭、跳河而死。当夜,冯孝廉的妻子梦见两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到家中来,一个鬼跟随著,手里提著虎头牌,上面有‘速拿冯某’四个字。惊恐出一身冷汗而醒。不久冯孝廉归来,妻子把所作的梦告诉了他,冯就两腿战抖,从楼上跌下去,摔得七窍流血。叫醒了问他,于是他讲了全部经过,说完就咽了气。

【例证三】

江西僧人智幻一向耍无赖。听说黄精能使人长寿,想验证一下。就把黄精放置到枯井中,诱骗一个愚笨的人说:‘井中有仙药,可以下去吃。’愚人下去后,他就在井口盖上磨石,对愚人喊道:‘把黄精全吃完才能出来。’这个人正惶恐无奈之际,忽然有野狐来到井口告诉愚人说:‘我是狐中能通天的,只要注视著孔洞,就能飞出来,就是所说的“精神能脱出形体”。你务必注视磨孔。我过去让猎人捕获,你曾救我逃脱,所以用此法来报答你。’这人按照狐所说的办法,三天后果然从井中飞出。僧人大喜,认为已经验证,于是告别大众,背负著黄精入井,约一月开视,僧人尸体已腐烂了。

【例证四】

陕西省内一个大寺院,妖邪的僧人大多聚集在里面,每年必定有一个僧人自焚,施舍的钱很多。明朝万历三十二年,又约信众说,在某日某僧将要焚化。到那一天,果然自焚的僧人已就位待焚,民众围拥著观看。御史听说此事,也来视察,下令不要点火,然后反覆盘问自焚人的心愿,自焚的僧人不回答。于是让人登上柴棚察看,这僧人却皱著眉流眼泪,不说话,也不动,原来竟是被绑缚在木柴上,外面罩上僧衣,并用麻药麻醉他的口,使他不能说话。于是御使用严刑审讯庙中各僧,全都招供说:‘每年捉一个过路的笨和尚,用这种办法烧死。’御史大怒,将整个寺院的僧人都烧死了。

【正文】

贪婪无厌,咒诅求直,嗜酒悖乱。

【译文】

于酒色财气贪得无厌;在神前诅咒发誓,表白心迹;好酒贪杯,背理乱行。

【例证一】

松江的潘监生家中十分富有,但还不满足,非常喜好炼丹术。偶然去西湖,见旁边的船上一个客人,携带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,唱歌奏乐摆酒宴,酒席上的器皿,闪著金光、银光。一打听,原来是中州的富人,带著妾游西湖。潘监生既惊异,又羡慕。于是送上名帖拜访,当提到羡慕豪富的意思时,客人说:‘我有九还丹,可以点铝汞为金。此丹炼成后,黄金与瓦砾一般,还有什么可贵重的呢?’潘监生遇上真正的炼金术士自然很喜欢,并且又喜爱他的妾的美貌。恳求客人携带眷属到松江,安顿到别的庄院。竭尽款待、欢洽的心意,又送给他的妾金钏、彩帛等礼物。次日,拿二千两银子给客人放到炉中,约定九九八十一天后,将丹炼成。刚到两旬,忽然一个穿著孝服的人跑到这儿,对客人说:‘老主母去世了,主人尽快回去奔丧。客人惊慌大哭,对潘说:‘炼丹的事未完,突然遭到这么大的事故,顾了丧事,无法照看炼丹,心中很不安。不过,我的小妾很懂得炼丹的火候,须留在这儿看守,我不久自己亲来开炉。千万不可触犯禁忌,倘若有所失误,后悔就晚了,潘很高兴地答应了。客人走了之后,潘监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欲,于是与客人的妾私通了。俩人相爱正十分亲密时,守门人报告说:‘客人已经到了。’客人刚入,脸色就变了,迟疑著自言自语说道:‘炼丹房的气色很不好,什么缘故呢?’打开丹炉来看,跺著脚脸色苍白地说:‘丹果然完了,可惜二千两银子,都成了废物。这必然是有男女交媾的事冲犯了炼丹。于是审问他的妾,妾道出了实情。客人极愤怒,想置妾于死地。潘监生恐惧认罪,愿拿出三百两银子请求宽恕。客人才整理行装大骂而去。潘监生此时还不知客人的欺诈,自己后悔因行为不慎而使炼丹失败。后来每次遇到炼丹的术士,就把他请到家,被诓骗又不下几千两金子。从此,家境渐渐窘迫。于是他就出游,到处寻访炼丹的术士,希望遇到过去相识的,索要被骗去的东西。一天,遇到几个方士,是旧相识。迎著他说:‘往日辜负了大恩德,幸而现在山东一个大富户,找我们炼丹,已约定好了,专等我们的师傅来,就可以动手干了。足下若能暂时充作我们的师傅,那么可以补偿以前的损失。易如反掌。潘监生同意了。问他们的师傅像什么模样,回答说:‘是位头陀。’于是就剪了头发作头陀的模样,一同到富户家,不几天,他们盗走了炉中的银子逃跑了,只留下‘头陀’一人。富户家要把他捆绑送官,潘监生哭著说出实情,才放他回去。钱已用完,沿途乞讨,走到临清,见一个贵公子带著*女在船上,这*女的面容很熟悉。不一会儿,*女掀帘子问他说:‘你不是松江的潘某吗?我就是过去的丹客妾啊!’潘惊奇地问丹客在何处,*女说:‘你的梦还没醒吗?我本来是汴中的**,受人之托,设这个骗局,很对不住你。你为何流落在这儿?’潘大哭,向*女叙述了前事的详细经过。*女说:‘我对你不能无情无义,应当赠给你回家的盘费,此后若再遇到炼丹术士,千万不要听信他们,这就是我报答你对我几晚的情爱。’说完,拿出三百两白银赠给他。潘得了钱,狼狈而回,亲友见他的情状,没有不捂嘴而笑的。

【例证二】

南京的运军有姓黄和姓陈的两个人,同榻而眠。黄携带几两银子,白天拴在身上,夜里藏在枕旁。一天偶然失落,陈见了偷去,把纸包丢弃水中。黄知道是陈偷了去,用好言好语索要。陈大怒,一口否认,并诅咒愿受马上报应。管运百户白越用刑法恐吓他,诅咒更厉害。过了几天,黄揭开铺草,而银包带水还湿著,在陈的枕下,于是遍告众人,陈说了实话,惊恐羞愧地上吊而死。

【例证三】

庾褒的父亲在世时,曾告诫他不要喝酒。后来他每次醉酒,就自责说:‘我辜负了先人的告诫,用什么来规训别人呢?’于是到父亲墓前,自己责打自己三千下。

【例证四】

福建的士人刘乙饮醉酒后与别人争*女,醒后,极其惭愧,于是搜集古今遭受酗酒之祸的人来警戒自己,题名叫《百悔经》。于是终生戒酒。

【正文】

骨肉忿争。

【译文】

骨肉至亲之间相互争吵忿恨。

【例证一】

南康百姓名王二、王三的,*打柴为生。一天,王二见梳著发髻的道人坐在大石上,猜想他是仙人,立即下拜。道人说:‘我能点石成金,救济你的贫苦,可以取一个石子来。’王二取到,道人倾倒瓢中药一滴,点这石子,一会儿就成了金子。王二又惊又喜,又捧来一个拳头大的石头,一点也成了金子。于是他急忙下山告诉他的弟弟,一起抬了一块大石头求道士点,也成了金子,道人忽然隐身而去。哥哥对弟弟说:‘我和你一生都是巨富了,我暂且守在这儿,你回去取午饭来。’他的弟弟回去后,暗暗合计说:‘我与哥哥共分,不如独自一人得。’私下与妻子谋划,取毒虎狼的箭药放入饭中,他的哥哥也有相同的心思,磨利刀等待他弟弟。饭取来后,吃了将近一半,哥哥假装掉了一双筷子,让弟弟俯身去拾,用刀将弟弟的头砍碎,把尸体藏在树林中。走了没几步,毒药发作也死了。留下两个食器在石头上。群鸟见了,争著啄他们的尸体,到了天黑,家人等候,全不回来,王二的妻子不知怎么回事,王三的妻子原本知道。第二天,一同往山上寻夫,只见弟弟的头被砍碎,哥哥口鼻流血,石头旁中毒的死鸟无数。两个妇人对著哭,一个说:‘你的丈夫杀兄。’一个说:‘你的丈夫杀弟。’此事告到官府,审讯得到实情,王三的妻子也被正法。再看那金子,依然化作石头了。

【例证二】

浦江郑濂,自他祖父郑绮在世时就告诫子孙不得分灶吃饭,金钱财物进出不敢有私,妇人不得干预家政。结果二百多年不曾分家,合族聚居在一处。人们称他们居住的地方为‘义门’。太守为他们的门题匾为‘天下第一家’。明太祖即位,把郑濂召到京都,问道:‘你家凭什么称作“天下第一家”?’郑濂回答说:‘臣全族合灶共食,至今已有十一代了。郡太守认为可以鼓励树立好风俗,所以题以这个匾名。’皇上说:‘你家吃饭的人有多少?’回答道:‘一千多。’皇上说:‘千余人同居,真是天下第一家。’于是就让他退下。马皇后正巧在屏风后,听了之后对皇上说:‘陛下当初一个人发动起义,就取得了天下,现在郑氏一家千余人,假使发动起义,不是更容易了吗?’皇上听了一惊,命令中官再召郑濂入宫,问道:‘你管理家事也有什么规矩么?’郑濂答道:‘也没什么,只是不听老婆的话而已。’皇上听了大笑。正逢河南进贡香梨,于是赐给他两个,郑濂用双手高举在头上而出。皇上命令一个校尉暗中窥探。他回到家,把全族召唤来立在两旁,在堂上放置两缸水,把梨投进去搅动然后分著饮用,向宫阙方向叩头谢恩。使者回去报告。皇上很高兴。后来尚书严震推荐他家世代孝友,皇上命令挑选他家三十岁以上的子弟,二十四人到京,并授给官职。他家宗长郑□到宫中鸣谢,皇上驾临奉天门,亲笔书写‘孝义家’三个大字赐给他,盖上玉玺作为标志。建文帝年间,又赐‘孝友堂’三个字,挂在中堂。郑氏先祖曾列放了十个木柜,五个柜贮放经史,教训族中子弟,五个柜贮藏兵器,以防不测。永乐初年,有人诬陷建文君藏匿在他家,于是派使者到他家访查,三天前,堂榜因为绢腐朽坠落在地,就撤下来放置在其他地方。使者到了,没有找到。到了开柜时,只见横七竖八摆著经史,于是没有全打开。此情况上面知道后,就斩了诬陷者。可见孝友的家庭,暗中受到鬼神的保佑。

【例证三】

明朝天启年间,杭州城发生大火,只有一个江西商人的寓所平安无事。有人问商人什么原因,回答道:‘恍惚见穿红衣服的人洒水,所以免受火灾。’众人又问他做过什么善事,他谦虚地说:‘没有。’后来有到杭州的客人说:‘他是我侄子,他父亲有五个儿子,他最大,是嫡妻所生,其余都是庶弟。父亲死时,有五岁的,有三岁的。他省吃俭用二十年,积蓄了五千两银子。等四个弟兄长大结婚完毕,聚会族人分财产。分成平均的五份,自己发誓,一根丝、一根筷子决不多得。全族赞美他,想来公道上达于天,故未遭受火灾。

【正文】

男不忠良,女不柔顺。不和其室,不敬其夫。每好矜夸,常行妒忌。无行于妻子,失礼于舅姑。

【译文】

夫妇之间,男的不忠诚善良,女的不明礼贤淑;丈夫与妻子不和,妻子不尊重丈夫;男的常常夸耀自己,女的常常妒忌心重;男的对妻子不是刻薄寡恩就是过分亲热;对儿子不是迁就就是苛求;女的在公婆面前又多简慢失礼。

【例证一】

张永锡还未成名时,长期依附滕县的吉家。吉家的人看见他很淳朴厚道,对他非常好,并答应把女儿许配给他,只是还没有聘娶而已。后来,张永锡考取进士,京师的权贵都想把女儿嫁给他,他都一一谢绝,回到原籍与吉家的女儿成了亲。过了几年,妻子死了。张永锡的官做得更大了。吉家的二女,双目失明,张永锡打算娶她。吉家的父母都推辞,但张永锡执意要娶,他说:‘我过去承蒙二老照顾,您家二女,除了我以外谁愿意娶她呢?’言辞相当恳切。吉老被他的一片诚心所感动,便答应了。娶过来后,生了两个儿子后,不幸又死了。吉家有个小女,张永锡又娶了她,生了两个儿子。后来四个儿子都做了官。

【例证二】

张孟仁娶妻郑妙安,弟弟张孟义娶妻徐妙园。徐家富而郑家贫,但徐妙园并不骄傲,而郑妙安也不谄媚。徐家父母给女儿东西,她拿回来后都献给公婆,自己要用时便请求公婆给予,而不说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父母给自己的。郑妙安回娘家时,徐妙园便给郑的孩子喂奶。徐回娘家时,郑也一样。她们都不管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。她们的孩子也不管谁个是自己的母亲,谁个不是。张家有一条狗,一只猫。后来,猫被人偷去,狗就用自己的乳喂养小猫。人们都说这是张家媳妇的和气所感动的结果,禀告给了朝廷。皇上表彰张家为‘二难’。后来,她们的子孙都官至显贵。

【例证三】

王涯当宰相时,他的女儿嫁给窦家,回娘家时,对父亲说:‘有一个玉匠要卖一个玉钗,做工非常精致,要价七十万钱。’王涯说:‘一个钗就要七十万,这是妖孽,必然有灾祸相随。’女儿再也不敢说了。过几个月,女儿告诉王涯说:‘那个玉钗已被贾相公的外郎绾(官名,即‘郎吏’,小官)绾冯球买去。’王涯叹息著说:‘区区郎吏的妻子就有这么值钱的首饰,夸耀奇特,炫耀富豪,能够长久持续下去吗?’不满百天,冯球早晨去拜见贾相公时,有两个奴婢捧出地黄酒出来,叫冯球饮下。酒刚喝完,便倒地而死。原来冯球与贾府的奴仆有仇,因而奴仆用药酒毒死他。

【例证四】

衡岳担任庆阳知府时,有一天朋友同僚的妻子们前来聚会饮酒。她们都服饰豪华鲜艳,而衡岳的夫人却穿戴简单朴素。饮宴完毕回到家中,怏怏不乐。衡岳问她:‘你坐在哪个位置上?’妻子回答说:‘我坐在首座上。’衡岳说:‘你既然已经坐在首座上面,而又指望服饰华美,世界上哪能有富贵兼得的事情呢?’直到今天,庆阳人还把这件事作为美谈。

【例证五】

李明府经过火井县时,住在一位押司录事家中,主人要备酒席招待他。

当天晚上,李明府梦见一位穿著白衣服的妇女带著两个孩子,向他叩拜,请求救命,言语非常悲哀。李明府惊醒过来,不知道原因,便又睡下。这时又梦见那个妇女来到面前,哭著告诉他说:‘我命在旦夕,您能忍心不救吗?’李明府始终弄不懂原因,只是有些伤感而已。过了一会儿,又梦见那个妇女前来说:‘长官始终不肯救我,我现在已经死了。然而我所欠下的冤债也偿还完了。我的前身就是押司的妻子,有一个女奴刚刚怀了两个孩子,我嫉恨她,便把她鞭笞死了,并欺骗丈夫说:“她偷盗金钗和装金钩的盒子。我拷打她时毙了命。”因此今天获得这样的报应。金钗和盒子还在堂屋西边的一棵大空树里面。请您替我转告主人,不要吃我的肉。果真能这样,那是长官对我的大恩了。’李明府惊醒了,马上起身问主人,说:‘你昨天晚上宰杀牲畜没有?’回答说:‘杀了一头白羊。’李明府问:‘这头白羊生过两头羊羔吗?’‘是的。’李明府便把梦中的事告诉了他。他们在一起叹息了很久。然后在大空树中,果然找到金钗和盒子。于是便把白羊埋了,并为她做了追荐的法事。

【例证六】

河东人裴章,父亲裴胄曾经做荆门州的地方长官。有个僧人叫昙照,道行很高,能预知人的祸福。裴章年幼时,昙照很看重他,说这个孩子今后的官位将会超过他的父亲。刚过二十岁,父亲就给裴章娶了李姓的女儿。裴章跟随父亲去太原上任,便把李氏抛弃在洛阳。不久,又娶了一房妻子。李氏自认命薄,只好穿上粗布衣服,绾著居丧的发饰,吃素念佛十年。当裴胄镇守太原时,昙照和尚也一同去太原。裴章见昙照,一起叙旧。昙照见到他后,惊呼长叹了很久,说:‘贫僧过去经常说郎君今后一定官运亨通,现在因什么事被削减殆尽呢?’裴章便把自己对妻子李氏刻薄的事情告诉了他。昙照说:‘你的夫人生魂已经告到上天那里了,因此你要受处罚。’十天以后,裴章洗澡时,被部下用刀划破肚皮,内脏翻出落地而死去。

【例证七】

卫千户绾(官名)绾胡泰的母亲,生前一贯泼辣凶悍,欺淩她的丈夫。她死后已经有十年了,这时丈夫已经另娶了一房妻子。一天,胡泰梦见自己的母亲对他说:‘我已经投生为一只母鸡,毛色暗黄,明天有一位屯军来你家,他作为礼物送来的那只母鸡就是我。’天亮时,胡泰有事外出,果然有一位军人送来一只鸡,家中人想将就用这只鸡来招待客人。鸡忽然说人话了:‘不要杀我,等泰儿回来再说。’家中的人都大吃一惊。不久胡泰回来了,鸡绕著座位喃喃细语,诉说家中的事情非常详细。胡泰哭著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,便把这只鸡留下来喂养。时间一久,这只鸡便飞起来啄胡泰的后娘,还不断地骂她。后娘气极了,把这只鸡赶入炕下,把它打死了。

【例证八】

洛阳有个王老八,性情凶恶,动辄殴打妻子,他宠爱一个*女,家产荡尽。妻子又饥又寒,还要遭受他越来越厉害的殴打。不得已,便叫亲戚邻居作主安排处理。王老八叫妻子与自己和孩子分开居住,自己和*女住在一起。不久,王老八疾病缠身,没有钱财,孩子也死了,*女也离他而去。于是便又去投*妻子。妻子听说他来了,便躲了起来。王老八就得暴病而死,不久妻子也死了。亲戚邻居把他们的尸体安放在一起。到了晚上,突然听见放置尸体的房间里面有打斗和咒骂的声音。打开门一看,两具尸体竟然背*著背地站著。

【例证九】

吕大防居宰相位,哥哥吕大忠从外郡回来,一起坐在东府的堂上。吕大防的夫人从廊屋的石阶走下去,由两个婢女搀扶著走上前来。吕大忠大声呼喊:‘宰相夫人不用向我叩拜!’吕大防知道吕大忠的意思,便叫两个婢女离开,让夫人独自在太阳下面向哥哥跪拜,成礼后才离开。

【例证十】

唐朝西平王李晟治家很严,子孙不是在早晨和黄昏的时候不能随便和他见面,而且也不和他们谈论公事。女儿嫁给崔氏,有一年大年初一,女儿回到娘家。李晟责备她说:‘你有婆婆在堂,应当帮助她准备酒食,招待宾客,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回来呢?’拒绝了她的拜见。李晟有五个儿子,都有很高的地位。其中李□平定淮蔡一带藩镇叛乱,世代为功臣。

【例证十一】

延平府杜家三兄弟,轮流供养母亲的饮食。三个儿子都务农,当他们出门干活的时候,三个媳妇都争著去辱骂婆婆,连稀饭都不给婆婆吃,嘉靖十年七月中旬,大白天平地一声炸雷,红色、紫色的闪电光令人眩目。三个妇人顷刻之间都变成了畜生,一为羊身、一为猪身、一为狗身,只有头部未变。乡里人都来围观。小孩们用鞭子抽打戏弄笑骂,三个畜牲只有垂泪,不能言语。过了几年才死去。乡里人画成图画编成小册子发行,以为惩戒。

【例证十二】

胡廷桂在铅山当主簿。当时对私酿酒醋查禁很严。有一妇人来告,说她的婆母私酿酒醋。廷桂反问道:‘你对你的婆母孝顺吗?’妇人答道:‘孝顺呵。’廷桂说:‘既然你孝顺,那你就可以代替你婆母承担责任。’就按私酿酒醋的法律鞭打她。

【例证十三】

明朝燕山府的士兵储福慷慨好义,燕王朱棣起兵时,带母亲妻子逃亡。燕王即位后,下诏招士兵入伍,储福之名在名册中,他仰天大哭说:‘我虽然为一个贫*小兵,但忠义不事二君。’在船中日夜号哭,不食东西而亡。妻子范氏年仅二十,颇有姿色,侍奉母亲甚为殷勤。每每哭念丈夫时,就走入山谷中大声哭叫,不想让婆婆听到。一天到溪边洗衣服,见溪旁所生之草,如姑苏一带编席的草,就取回家编席奉养婆母。婆母死后,竭尽全力厚葬,在坟墓旁盖一茅庐守孝。八十多岁才逝世。溪边席草就不再生长。乡亲士人很尊重她,培修茅庐后取名叫‘节孝勖’。

【例证十四】

武进县孙复儒的妻子金氏,生性很孝顺,她的公公好行善事,金氏卖去嫁奁田地供公公花费使用。年仅二十四岁时,丈夫亡故,就坚持守节。公公又生重病,她亲自调汤药,守护了六十个昼夜未睡过觉。病总是不好。她就很虔诚地在观音菩萨前叩拜。割下肱股上的一块肉。当时,公公正想吃米米团绾。她就用肉煮汤、和粉作咸米米团绾。公公吃了五个米米团绾就安睡了。醒来后,把孙子叫过来说:‘我不会死了。刚才看见一位白衣女子过来对我说,你家媳妇孝顺之至诚感动上天,特为你增寿十二年。不久病果然就痊愈了,寿命达七十七岁。增寿正合其数。

【例证十五】

文安县有人娶得一妇,貌虽美但强悍凶狠。每当其丈夫归家,必要哭泣诉告婆母如何虐待她。其夫经常默不作声。有一天晚上,丈夫在灯下拿出一把利刀给妇人看,妻子惊吓地说:‘你拿刀干什么?’丈夫说:‘你说母亲虐待你,现在拿刀去杀,如何?’妻子说:‘愿意。’丈夫说:‘你暂且好好孝敬她,要让四邻都认为你是勤劳而母亲暴虐,然后才去行事。’妻子按丈夫的话办,对婆母低声下气,和颜悦色,起早摸黑地侍候著。将近一个月了。丈夫又拿出刀对妻子说:‘母亲近日来对你如何?’妻子说:‘不可以与从前相比了。’又过了一个月,丈夫又问,妻子高高兴兴地说:‘婆母好得多了。从前所说的事,干不得了。’丈夫握著刀怒目而视说:‘你见过世间有丈夫杀妻子的吗?’‘有啊?’‘又见过儿子杀母亲的吗?’‘没有听说过。’丈夫说:‘父母之恩,杀身难报。娶媳妇正是为了奉侍父母。我发觉你不能孝顺我的母亲,反要我行大逆不道。拿出此刀,实际上是想砍你的头,以使母亲快慰其心。姑且等你两个月,使你能改过,好好孝顺母亲。确实证明我的母亲对你好了,当然也就不会受我一刀之苦了。’妻子战战兢兢哭泣拜倒在地说:‘请饶恕我。我终身不敢对不起婆母了。’跪著恳求了很久。从此之后,婆媳之间十分和睦。成为婆慈媳孝的一对好婆媳。

上一篇:集福消灾之道—感应篇汇编白话精简本
下一篇:太上感应篇例证语译卷四01
我要纠错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Copyright 地藏莲社 © 2006 - 2010 dizh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地藏莲社    粤ICP备11035149号    QQ:5981951
网址    www.dizh.com    www.dizh.net
众生渡尽方证菩提    地狱不空誓不成佛
技术支持:易点内容管理系统(DianCMS)